00

  皇逸泽是在云碧露哭着说那些话的时候,就有些吃惊。

  没有他的命令,谁敢在云碧露面前说关于黑龙党的事情

  说实话,当时他心中震惊的同时,也是充满杀意的,碧露对他有多重要,他都生怕她会离开他,却有人如此不长眼的去惹他,而且还是以黑龙党的名义。

  当时没仔细去想,可是回来后,略微一思索,皇逸泽便怀疑到了左一身上。

  其实不是怀疑,皇逸泽几乎是可以肯定的。

  将事情都理顺后,皇逸泽去卧室看了看碧露,发现她睡的正熟,他神色一暖,关好卧室的门,当夜便去了医院。

  左一即使在医院里,反应也是格外灵敏的,知道有人进病房,立马睁开了眼睛。

  当他看到少主清冷幽寒的身影时,一个激灵的坐了起来,“少主,您您怎么来了”

  皇逸泽目光幽幽冰寒,他扫了一眼左一,左一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  “左一,我命令你,将你如何受伤的事情都说出来,但凡有一句话是假的,你知道后果的。”

  左一看着少主眼中锐利的光芒,便明白,他这次再不能隐瞒了。

  左一在皇逸泽暗黑的气息下,一五一十的将今日所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。

  皇逸泽一直忍着没动手,直到左一都说完,他才上前一把掐住左一的脖颈,将他按在床头,“左一,我说过的话,你都忘记了”

  “咳咳,少主,我没有只是您一直不回去”

  皇逸泽眼眸危险的眯起,“左一,是谁给你的胆子胆敢左右我的决定,还是说我一直纵容你,你便觉的可以无法无天,甚至可以干涉主子的事情”

  左一惊的心底发寒,他在少主的眼中看到了深切的杀意,这一刻少主是想杀他的。

  左一脸色大变,苍白的毫无血色,这一刻,他突然意识到他犯了什么样的错误。

  他作为少主的左护法,甚至只是一个影卫,竟然越俎代庖,少主的事情,他什么都想管,竟然连少主的女人,他都有胆量去找,甚至在言语中还有所逼迫。

  以前他没觉的有什么,因为少主从来都不会说他一句什么,后来他的心越来越大,管的越来越多了,似乎形成了习惯。

  “少主我我错了求您饶恕属下”

  皇逸泽放开左一道:“左一,从今天开始,你不用再在我身边了。”

  左一哆嗦着,震惊甚至不敢相信,“少主,我一直都跟在您身边,都六年了。”

  “因为你已经不是合格的左护法了,更不是一个合格的影卫,既然你愿意效忠你的老爷,我便将你安排在他身边伺候吧”

  皇逸泽这句话虽然看似平和,但几乎是送了左一的命,他们作为影卫的,尤其他左一,能跟在少主身边,那是无上的荣耀,可是这样被少主舍弃,他会成为所有人笑话的。

  甚至他在黑龙党内部,大家都会看不起他的。

  “少主,少主,我是您的左护法,您不能这样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