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在那种事情上,云碧雪很少主动,因为她脸皮太薄了。

  谢黎墨觉的偶偶逗逗自己的夫人还是不错的。

  云碧雪捂着脸,低着头,全身都在火烫。

  谢黎墨将外套脱下来后,看到自己的夫人在那纠结,绝艳的眼中带着柔和的波光。

  他将外套挂好,对云碧雪道:“过来。”

  云碧雪抬头看了眼谢黎墨,有些磨磨蹭蹭的。

  谢黎墨张开手臂,挑眉,“过不过来”

  云碧雪撇了下嘴,还是轻轻的走到谢黎墨身边,主动抱住他,将头靠在他的怀里。

 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依赖自己的样子,心情还是很不错的,他找到云碧雪背后礼服的拉链,轻轻的给她拉下来。

  云碧雪身体一颤,抬头看谢黎墨。

  谢黎墨轻笑,“傻站着,换下休闲的衣服,累了一天,也不知道让自己好好放松下。”

  谢黎墨本是打算亲力亲为的照顾他的傻夫人,可是当给云碧雪脱下衣服后,看到里面若隐若现的一些旖旎风景,谢黎墨眼底暗了暗,视线越发灼热。

  云碧雪被这样的目光看着,心尖颤了颤,“那个,我先去洗个澡,有些累了”

  云碧雪逃也似的赶快去了浴室,到了浴室,她还感觉心脏在怦怦的乱跳。

  谢黎墨靠在墙上,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其实云碧雪猜测的也不错,白子寻确实有他的心事。

  白子寻如今被诺尔比亚大学聘请为大学老师,其实他本身也是双学位博士,之前因为责任,一直作为韩家的继承人忙碌着,如今一切都步入正轨,他便想做点简单的事情。

  正好这时候,诺尔比亚大学的校长辗转找到他,要聘请他做副教授,带研究生。

  他没拒绝,只是不要那些虚名,也只给大学生上课。

  虽然才开学两个月的时间,但白子寻在学校里却极为受欢迎,当然这其中也被他的课代表表白了。

  想到那姑娘明明不是外向的性子,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跟他表白。

  白子寻对此有些头疼,对于这样的事情,他其实没太有经验。

  之前在韩家,作为韩慕白的时候,他也并未有自己的感情,之前和袁家的事情,也只是家族联姻。

  白子寻心里装着这些事情,一时半会也是睡不着,这几天头疼的有些失眠。

  他并不想伤害这位姑娘,但同样的无论他的反应是什么,都伤害了她。

  对白子寻来说,其实面对女孩的喜欢,觉得很突然,毕竟从年龄上来讲,他比对方大八岁,这就是一个鸿沟。

  想着想着,白子寻不由自主的想起这两个月来的一些点滴时光。

  “白老师,我这个不太懂”

  “白老师,你和我们以前的那些老师不太一样”

  “白老师,你脾气真好”

  “白老师,你有女朋友吗”

  “白老师,你会一直在我们学校吗”

  “白老师,我想跟你说,我我喜欢你”

  白子寻是真的有些头疼,想到那位学生有些受伤的眼神,他叹了口气,彻底失眠了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